怪卡

病态(all金)

超级带感

陆红离:


注意事项


给恶党的生日贺文!虽然他生日是在明天!也不要问我为什么要用这种黑泥一样的东西给他贺生!恶党也写了这个的联文。 @钟黎笑
all金向注意
精神病总集(病症全是真的),悬疑向,只有看完的人才明白最后赢家是谁√


写得很烂,所以谢谢你们能点开。


冰恋有√肉渣非常隐含√死亡√
以上能接受就可以往下翻了↓






Ⅰ 天使症候群


天使症候群(Angelmansyndrome)为一些孩子有着僵直且颤抖的步伐,错乱的语言与过度的笑和抽慉行为。(摘自百度)



金色蓬松的头发,天蓝色的眼睛。
被人当做宝物一样的,病态的珍视着。
是的。
那个被称作“金”的孩子,长得像天使一样可爱。
他习惯性给予别人微笑与掌声。


口中脱出胡乱的称赞。
于是在众人的称赞下感到飘飘欲仙,于是毫无警惕心,于是对自己被囚禁的事实从来都没有质疑。
有意识以来就一直待在空旷的房间,不停得有人来拜访,和他说话,和他接触,和他单向分享秘密。
疾病。
心理。
逃避。
无聊大于快乐。
是病态的,是不正常的,这些人同自己的关系,不知道何时在脑袋中形成的,这样的观念。
被格瑞勒令不允许接触外部,空旷房间连可以照出自身身影的东西也没有。
【—我今天已经很累了。
—很饿哦,我
—……金是乖孩子对不对
—好饿啊,我,我好饿,今天
—……一次就好,可以说一声我爱你吗
—我,我爱你……】
晚上,依旧除了自身外一个人都没有。
新装的白色灯光在玻璃窗倒影出自己的身影。
金推动自己的轮椅,缓慢的向窗户旁边移动,一边移动,瞳孔开始急剧缩小。
玻璃窗宛如镜子倒印出自己扭曲的笑容,僵硬的四肢。
他开始拼命后退,眼睛盯着黑色的窗外。
他一边控制不住地微笑,一边落下泪来,他意识清楚,几乎是几秒间,他就明白了前因后果。


窗外漆黑。
【不要对我笑——!!!】


“砰——”
他被人击杀了。


隔天发现的尸体仍然在笑。
那是一种无法控制的大笑,僵硬弯曲的嘴角几欲勾到耳根。
心脏被挖掉了。


【周日清晨,将要举办“金”的葬礼。】





Ⅱ 匹诺曹综合症


匹诺曹综合征,也叫被笑恐惧症(geloto phobia),指“对被笑感到恐惧”。患有该病症的人,一旦感到有人嘲笑自己,便会肌肉紧张、全身木僵,感到不安和害怕。(摘自百度)


格瑞,是一个强大的男人,也是一个冷淡的男人。
这样冷淡的男人,连任何表情都吝啬给予他人。
只有面对那个孩子——
那个金发蓝眼的孩子——


但是亲爱的上帝从他出生开始,就与他开了个玩笑。
那孩子脸上绽放的笑容,就是他的毒药。
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
控制不住自己去追逐无望的情感。
每每他笑,心中就会厌恶焦躁,害怕恐惧如影随形——
但是,控制不住啊。
就像染上毒瘾的瘾君子,在烟雾缭绕中放纵自己,在痛苦中放声大笑。
然后——
愈是压抑,愈是痛苦——


【属于我一个人的宝物,不允许有人把他带走——】


漆黑的晚上。
透过玻璃窗贪婪得看着那孩子的微笑,害怕的瑟瑟发抖。
满意的察觉到那孩子惊诧的视线,躲避的动作,然后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所以说——不要对我笑啊……金】


然后回到家,把枪口指向自己。


【……我爱你啊,世界上,最爱的就是你了——什……?!】


隔日发现的尸体非常安详
脸上什么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僵硬到眼睛都没有闭上,直直看向玄关。


【周一清晨,将举办“格瑞”的葬礼。】





Ⅲ 彼得潘综合症


彼得·潘综合症的患者多是青年人,他们害怕面对现实世界的激烈竞争,渴望回到儿童世界,依赖他人,畏惧承担责任。解决这种病症的最好办法就是迫使他们直面现实。(摘自搜狗百科)


喜欢这件事是没有办法抵抗的。
想要的话,就去把他抢过来。


嘉德罗斯喜欢的人死掉了。
喜欢的那个人有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笑起来就像是插画集里那些有这翅膀的小天使一样。
嘉德罗斯终于理解了,如果喜欢一个人的话,看着他的笑容,一天就可以这样过去了。
所以偷偷跑过去跟他见面,和他聊天,做一些他不懂,但是自己很清楚的事。


“这种事只可以对我做哦”
嘉德罗斯含糊不清的含住金的耳垂。
“格瑞……格瑞——我——”
金这样抽泣着,已经被欺负到话语都说不出来的程度了。
嘉德罗斯的眼睛眯了起来。
【格瑞……】


心满意足。
走在街上的时候自由自在的哼起了歌。
跳跃的步伐间充满愉悦。


只是买一束雏菊的时间,就发生了不得了的事。
天色黑下来。
有人死掉了。


嘉德罗斯是发现案发现场的第一个人。
空旷的房间,挖去心脏的尸体。
死因是枪击。
真是讽刺,连死后都不肯放过这孩子吗。


他模模糊糊对死亡的概念让他无法顺利的做出合适的表情。


挖掉金心脏的人,是谁呢——


满不在乎的摇晃着手上沾满血的斧头,踢一踢脚下那个有着银色头发紫色眼睛那人的尸体。


【我为你报仇了哦,渣渣。】
恶劣的像是个孩子一样,把手上焉巴巴的雏菊插进格瑞家的花盆里。
【真好笑啊,格瑞从玄关处看到我的表情。
真难看。】


【我会去参加的,周日的葬礼。】





Ⅳ 学者综合症


学者综合症(Savant-Syndrome)是指有认知障碍,但在某一方面,如对某种艺术或学术,却有超乎常人的能力的人。自闭症患者中只有10%是学者综合症,他们在一些特殊测试中常常胜于常人,被称为白痴天才。(摘自搜狗百科)


卡米尔有自闭症。
所有人都知道。


卡米尔甜点做的非常好,好吃得让人简直可以把舌头都吞进去。
这件事,在卡米尔开了一家甜品店后,大家也都明白了。
金最是明白。


因为甜品店就开在他的隔壁。
卡米尔经常过来,他已经彻底的摸清了格瑞的底线和嘉德罗斯的性格。
他有恃无恐。


只是用甜品打好关系的话,那是远远不够的。
还想要更多——想要能够彻底满足自己的东西。


“……卡米尔……”
那个孩子呼喊着他,潮湿的眼睛和同样潮湿的呼吸,唇齿间尽是蛋糕的香甜。
“……抱歉,我走神了,金。”
他笑着说了抱歉,扯掉自己的围巾。
“……那么我们继续好了——”
于是再次吻上去,直到无法呼吸。


没有时间了。
他拎着一袋子的面粉巧克力之类的作料,看见格瑞拿着手枪匆匆离开。
从破掉的玻璃窗看到躺在地上的那孩子。
【不可原谅——】
青筋暴起,拨打出号码。


【嘉德罗斯,格瑞杀掉了金……你不准过来,去把格瑞扔下地狱,我绝对不会让他死得那样轻松——】
【做完一切之后,来这里,去做案发现场的第一人好了……】


他用肩膀夹着手机,微笑着用小刀剖开爱慕之人的胸膛。


【……好想被爱啊——吃掉的话,一定很美味吧。】


还不够……只是用血液的话——
需要,整个心脏……





Ⅴ 分离性漫游症


分离性漫游症是漫游症的一种,是有短暂失忆或者长久失忆的一种漫游症状,一般,漫游者会失去自己曾经所在的环境记忆,而获取了以前的某段记忆作为自己的记忆或新的状态,去生活在另外一个环境,完全忘记自己而把自己认为是自己曾经记忆中的某个人。(摘自百度)




安迷修是花店的老板。
他最近喜欢上了一个人。
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是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他了,虽然没有办法自如的走动,但是还是那样积极向上,金。


但是敌人很多。
无论是正牌的监护人格瑞,还是附近大学性格乖张的嘉德罗斯,还是据说和金关系很好的心理医生,还是门口开甜品店的卡米尔。
一个个的,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安迷修笑着把嘉德罗斯要的那束雏菊包装好地给了他。
心情很好嘛,情敌。


单相思。


但是
喜欢的人死掉了。


是被恋慕他的人开枪杀掉的,而且心脏也被挖走。
嘉德罗斯买的那束雏菊,出现在杀人凶手格瑞的房间里。
无论怎样想,都是有关联的。
安迷修流泪。
再也见不到他了吗。


世界天旋地转。


脑袋重启。


安迷修是花店的老板。
他最近喜欢上了一个人。


【葬礼?为什么要办葬礼呢?】
【真奇怪啊——】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对着甜品店旁边的屋子留下眼泪。
【金在哪里啊?】





Ⅵ 病态怀旧心理


一个人适当怀旧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但是因为怀旧而否认现在和将来,就会陷入病态。病态怀旧心理往往是不能适应环境的表现和结果。 (摘自百度)


凯莉是一个非常有名气的心理医生。
她的医术和她每周去牙医诊所的次数成正比。


她有一个很好的朋友。
啊不。
应该说,有一个关系特别好的病人。


金色头发蓝色眼睛,廉价到一文不值的笑容,吐露不出的话语和僵硬无力的四肢,看上去像是橱窗里禁止触摸的人偶娃娃。


她剥开糖纸。


书桌上摆放着从小学就拥有的木质玩偶,架子上摆满童话书,收音机发出电波的滋滋声。


关系很好,关系很好。
对对对,身为心理医生的自己就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不要多去妄想些什么。


用糖果塞住自己的嘴,用谎言蒙蔽自己的双眼,紧紧的抱住自己躲在角落,一遍遍回放那孩子的模样。
一遍遍,一遍遍回放,病态的爱上自己回忆里的那个人。
【只是这样就可以满足,只要这样看着他,只要知道他还活着——我就有从黑暗爬出来的力量。】


这样扭曲的看着阳光,心里渴求又绝望。


然后
有枪声射中心脏


【周日清晨的时候,写一份遗书好了。】










Ⅶ 高大罂粟花综合症


高大罂粟花综合症(TallPoppySyndrome)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一个流行用语,用来形容一种在社群文化中,集体地对某类人的批判态度,属于意识形态表达的一种方式。当任何一个人在社会上达到某程度上成功的时候,而惹来社群中不约而同的,自发性的,集体性的批评。(摘自百度)


紫堂幻和凯莉的关系很好。
然后他通过凯莉认识了金。
他俩的关系就不太好了。


紫堂幻清楚自己的地位,他不是格瑞那样拥有监护金权利的人,不是安迷修或者卡米尔占领地理位置的那类人,更加不是凯莉那个一句话就可以延长和金的相处时间的人。


他至今只见过金三次面。
而且都是去接凯莉的时候。


那孩子的笑容软绵绵的,看起来像是花朵一样娇嫩,一碰就会害羞的融化掉那样。


嫉妒所有和他在一起的人,嫉妒得几欲发狂。


所以为了那朵花,去搜查所有关于他的信息,仿佛吸食了鸦片,渴望再一次,再一次的爱意,然后狼吞虎咽的吞入喉中。
嫉妒悄悄增长。
所以才会在言语上对所有饱尝爱欲之苦的人面前,像是毒蛇吐出蛇信子一样,循循善诱的让他们走进毁灭的道路。
狠狠地批判他们的一无是处。
然后看着窗户那一头的太阳唱出赞美诗。


用自己家在医院的势力,把喜欢的人的身体放到了自己的家中。
冰凉的也没有关系。


小心翼翼的吻上去。


【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来吧,世界末日前的狂欢。】







end

评论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