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嘉金】败者暖床

挂在树上的兔斯基:

-说好5K字的车(小声


-有OOC(不管了










“哈哈来抓我呀!要比速度的话我可从来怕过谁呢!”


清澈明亮的嗓音在寒冰湖上空响起,将浮于身侧的细碎雪晶都吹起一圈涟漪。


在第三次堪堪闪避过嘉德罗斯的攻势之后,踩在矢量滑板上的金发少年在半空中竭力稳住身形,他双手环于胸前冲着下方眨了眨眼睛,折射着阳光的瞳孔中闪烁着一丝小小的得意,清越的笑声中还带着一种稚嫩未脱的孩子气。


半空中漂浮着冰蓝色的雪片,以无可辨认的缓慢速度落在金的睫毛上。


懵懵懂懂纯粹天真。


像是不知凶险的初生雀鸟,在一片冰天雪地中欢快的蹦跳啁啾着。


但嘉德罗斯不会被这种笑声所感染。


对他而言,不知死活的金丝雀,最好的归宿就是鸟笼。


他只是漠然地注视着半空中逆光而立的家伙,天光从身后投下勾勒出少年纤细挺拔的身形,秀气白净的脸颊上即使落着细雪也是那么神采奕奕,丝毫看不出先前躲闪时的狼狈感。


嘉德罗斯对这种无聊的战斗已经失去了兴趣。


连战斗都称不上,只是一种出于嘲谑的寻乐。


金没有注意到他被围巾遮住的嘴角微微下撇,那是嘉德罗斯已经耗尽耐心的信号,高傲冰冷的眼神冷如生铁,像是挟裹着寒冰湖吹彻的风雪,没有人能逃开他眼中挥之不去的寒意。


“哦?是吗。”嘉德罗斯轻描淡写地提高了尾音,随意地转着手腕将神通棍旋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棍首遥遥指向半空中的金,轻蔑道,“那你最好逃得快一点,可千万别落在我手里。”


“渣渣。”


最后的两个字咬音极重,就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某种危险而冷冽的气息从他金色的眼瞳中暴射而出,如同燃烧着火焰的审判长枪要将对方死死地钉在命运的刑台上,而行刑者是一位年轻的暴君。


金还没有意识他话中的含义,嘉德罗斯的身形就已经被冰风所淹没,白色模糊的大雪中闪烁着赤金色的光芒,他脚下的冰面无声裂开,破碎四散像是一场冷到零点的爆炸。


“等等,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直到看着冰原上的骤然消失的身形,金才有些不知所措地摒住了呼吸。


四面八方无声的寂静让金不安地后退了两步,呼啸的风掠过耳边金色的碎发,他这才恍然意识到之前的三次攻击只是猫捉耗子的小游戏而已,既然现在猫失去了游戏的乐趣,那么耗子自然无处可躲。


虽然他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是那只耗子,但此刻确实如此。


走为上策。


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操纵着矢量滑板准备悄悄地从某个方向离开。


漫天的风雪如絮缓缓散开,荒寒蔓延的气流从背后升起,


金先是闻到了一股灰烬的气息。


然后他清晰地听见那个傲慢的声音在耳畔轻轻吹起,带着狩猎者残忍的笑意。


“抓到你了。”


金丝雀最终还是落入了囚笼。


“什么?”金有些惊慌失措地想转过身,在他看清楚对方的面容之前,他的眼睛却被一只手缓缓蒙上,冰凉的指尖轻触着颤动的睫毛。他的视野陷入了绝对的黑暗,这也意味着他陷入了绝对的桎梏。


然后金从半空中跌落进一个冰冷的怀抱。


如坠冰窖。


再无知觉。




下文请走链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2590717152662#_0








====


高空PLAY梗源于球的脑洞,但我写不出万分之一球的黄暴(盯——




我怕是这辈子都不想再开车了……




我只想写亲亲抱抱……

评论

热度(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