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all金】金与红绿灯组的日常

Fiee:

zz日常系列
本篇出没:雷德 祖玛 (嘉德罗斯)
我石乐志啊!
ooc


all金无误!



今天是金和红绿灯组相处的第1天。


金有点踌躇。
“那个……其实我睡沙发就好了。”


“不必了,睡我的床。”
“啊啊啊啊祖玛你是女孩子啊怎么可以跟陌生男子同处一室!!?”
“闭嘴。”


看着面无表情的祖玛,雷德流下了一把辛酸泪。


“我知道了啦qwq让他睡我的床吧qwq祖玛我可以跟你睡嘛qwq”
“不。”


“那我可以在你的房间打地铺吗qwq”
“不。”


“那我在自己的房间打地铺总行了吧qwq”
“不。”


“为,为什么啊qwq”


“谁知道你会对王妃大人做些什么。”
“等等为什么祖玛会觉得我有这种想法啊啊啊qwq”


看着刚洗完澡,湿漉漉,软绵绵的金。
祖玛沉默了良久。


人之常情……吧?


那天雷德哭泣着睡了沙发。



今天是金和红绿灯组相处的第二天。
金很尴尬。
昨天睡觉的时候不小心留口水了。
总之先把枕巾洗了。


于是坐在沙发上的雷德一大早就看到拿着一小块布料鬼鬼祟祟地跑去卫生间的金。


喂喂,该不会是我想象的那样吧。


“小鬼!”
雷德揪住了金的衣领。


“没猜错的话……你是不是…梦○了。”
“没,没有啦,快放开我!”


“哈哈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等等你昨天睡的是我的床啊啊啊啊!”
“都说了没有啊混蛋!”


“不要再解释了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你辣!!!”


于是当祖玛提着早饭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雷德正把金按在身下【正在打架】
金小脸通红【气得】
雷德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同样是气得】
金推拒着雷德【正在使用矢量箭头】
雷德按住了金的手腕【躲避矢量箭头】
金的眼角溢出了泪花【脑壳撞得痛】


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强抢民女。


祖玛当机立断地拔出了羽蛇。


“等等祖玛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
“我我我只是在闹着玩而已!”
“……闹到床上?”


在祖玛拔出羽蛇的那一刻,雷德发现什么样的解释都显的苍白无力。


祖玛表示为了圣空星王妃的贞操她真是操碎了心。


于是那天雷德哭泣着看着金和祖玛进了一个房间。



金有点担忧。
今天狩猎时的那个参赛者……他的元力似乎是诅咒?


“嘿嘿,小鬼还在想上午的事嘛?”
“当然啊!据说他给你们下了诅咒,毕竟是为了保护我……”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不是好好的嘛,是吧祖玛( ´▽` )ノ”
“啊。”


雷德大手一挥,给金揉了一个完美的鸡窝头。


“所以说就别再想这事了………等等你这个发型好有趣啊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雷德你这个混蛋我刚整好的发型!”


“哈哈哈哈哈哈仔细一看这样还挺可爱的嘛是吧祖玛233333”
“……啊。”


“祖玛这么连你也……qwq”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如果,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的话。
金叹了口气。
那天,他一定会再多看他们,最后一眼。



早上起来,雷德是懵逼的。
凹凸大赛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大的蚊子了。


他看着自己胸前两个巨大的突起。
然后颤抖着双手抚向了自己的裆部。


没,没有了……


一位雷德突然失去了梦想。



祖玛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她看着自己一贫如洗(但似乎比平时大一圈)的胸膛。


真好。
(终于不用每天用绷带缠一个胸的形状了。)



金流下了难过的泪水。
看着没有穿上衣的祖玛(小哥哥)。
准确的说是祖玛的胸肌腹肌肱二头肌。
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软软的小肚子


金的心中莫名的生出了一种永远找不到媳妇的绝望感。



转性吗,真是可怕的诅咒呢。


但是自那天之后,雷德终于(哭泣着)睡上了床。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喂喂,我说金你从来都没有摸过女孩子的小手手吧?”
“……”
“啧啧啧,真可怜。”
“……”
“连手的没有摸过wwww”
“……雷德即使你现在是女孩子我也会生气的。”
“金,要是求我的话就勉为其难让你摸下女孩子的小手哦www”
“谁要啊!”
“是不是害羞了www没关系来感受一下吧www”
“不要靠过来啊变态!”


于是当祖玛提着夜宵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金正压在雷德身上【绊倒了】
雷德粉面含春【憋得】
金的手按在雷德的胸上【不小心】
雷德死死的抓着金的手【应激反应】


简直是教科书一般的诱奸。


祖玛拔出了羽……等等雷德现在是女孩子,果然还是不能……


“哈哈哈哈金连女孩子的欧派都没见过吧哈哈哈哈脸红了哈哈哈哈想不想近距离的观察一……下……”


感受了一下距离自己脸颊只有一公分的羽蛇,雷德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下真没办法解释了。



“祖玛那个……雷德说的欧派是什么东西啊?”
“脏东西。”
“啊???”



今天是金和红绿灯组相处的第14天。
嘉德罗斯回来了。


“嘉德罗斯你你你想干什么?!”
“干你。”
“啊你这个变态唔唔……”


啊,嘉德罗斯大人终于和王妃在一起了。
可喜可贺。


不知为何,祖玛总感觉自己心里有点钝钝的痛。
“走了,雷……德?”


“呜哇哇祖玛qwq”
雷德流下了,动感的泪水。


“我感觉辛辛苦苦养的嫩玉米让自家小猴子掰走了qwq”


“……闭嘴。”
虽然我也有同感。


事后:
(有罪恶感的两人)


“嘿嘿金,给你这个。”
“……糖?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什么嘛你这个小白眼狼我平时对你不好吗?!要不是我……”


“金,给你糖。”
“诶?为什么祖玛姐姐也……”


“啊其实我本来想带你去吃火锅啊但是祖玛非要说(你**疼吃不了辣)唔唔唔!”


“闭嘴雷德。”


(过两天准备写一个攻转性的跟欧派有关的下流梗!)
(欧派就是胸部的意思!)

评论

热度(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