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R乐】beauty〈拟人原作向,女装攻预警〉

毓焰•耶格尔:

【R乐实验组】beauty〈拟人原作向,女装攻预警〉


私设,大概是“如果你穿女装,我是不是可以娶你了”的后续,当然也可以单独看(文在咱博客里翻翻吧quq)


不逆,纯粹为了看女装RK的私心


感谢喜欢。


————————————————————————



第一眼看到这造型,摩乐乐差点没忍住把嘴里的浆果汁全数喷出来,幸亏他还意识着这是公共场合,小家伙自个儿身上还套着西装小礼服,打扮得正正经经。




虽说不是第一次看女装,也不是第一次做人群里的异类——所有人都盯着这位“佳人”,感慨“她”的美丽与神秘,就他一个感觉脑海里翻江倒海,惊悚的情绪连带着当场爆笑出来的冲动被理智压制下来,接踵而来的是一系列的疑问与不可思议。




正义之力赋予他洞察力,再加上两人算得上相近的关系,一眼看透伪装的能力培育得顺理成章。摩乐乐相当郁闷——他以前怎么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那人面朝着他,嘴角藏不住笑意。小家伙有些恼,对方明明知道现在——至少眼力惊人的某些关键人物出现之前,现场就摩乐乐一个人看破了他的伪装,他还故意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摆明了让他心里不爽。



RK,赫赫有名的怪盗——穿着女装,黑紫色长裙束腰,黑丝手套,假发上戴着个小礼帽,特意垂下来层纱遮住半边脸,俨然一副贵族小姐打扮,除了肩膀比普通女性宽了些外,没有丝毫违和感。高跟鞋也被他踩得像模像样,无论是楼梯还是平地都驾驭得跟他使滑翔翼,或者那会儿在海妖宝藏里骑龙一样轻车熟路。



这人怎么这么厉害啊。摩乐乐抽了抽嘴角,他觉得RK就算骨架是个男人这会儿看起来也跟女性差不了多少。



他偏过自己的脑袋,强行让自己看向别处,RK酒红色的眼睛对他而言就像个漩涡,踩进去就出不来,现在他堂堂正正把眼睛亮出来,虽然隔层纱遮着,摩乐乐还是能注意到那略带着侵略性的眼神,弄得他脸有些发烫。


先前他就有点躲着和RK接触,原因自不必说,一个吻。


他也不是不明白什么,毕竟也过了感情白痴的时段。从一开始关系冷到冰点唯有单方面利用和隐瞒,到渐渐把界限淡化成为明里暗里的同伴,父母是契机,真相是目的,命运的作弄让他们不得不共同披荆斩棘,头破血流,抱团取暖的经历也只有彼此清楚。



他还记得最崩溃的时候,乐乐侠的声音在脑海里一点一点虚弱,他知道一切已经不可逆转,正义之魂必须融合,虽然乐乐侠依旧是笑着,和他说了很多很多心里话,安抚着他,告诉他他只是再次成为矛与盾,只是以另一种形式,他却依旧不争气的掉眼泪,内心绞痛到无以复加。他只能抓着自己的脑袋,指甲几乎要嵌进皮肉里,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个时候他强撑着伪装模仿乐乐侠当起了超人,直到撞见本来失去联系的RK,他只是一句话就把摩乐乐的心里防线击得粉碎——那个时候开始,两人对于彼此的意义早就与曾经不同。




他说:



【摩乐乐,我知道你就是摩乐乐,百分之百。在我面前,你没必要撑着。】



没有撑着——摩乐乐边掉眼泪边责怪自己不争气,任RK哄小孩一样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拍他的背,而他哭到要打嗝。他还真,没办法撑着。



上次他试探性地对RK开口,擦了个边,没想到直接就接到了对方的直球——他在喷泉边上收到了来自RK的一个吻,末了RK还用脸颊蹭了一下表达几丝亲密,环住大脑当机的摩乐乐没松手,意味再明显不过。




在那之后摩乐乐完全没想好该怎么挽回残局给个好回复,他在这方面本来就……就……他也说不上来。还在苦恼就被神神秘秘地通告要在一次城堡宴会上保护么么公主和庄园的安全,作为警察骑士团之后的最后王牌,之所以发动这么庞大华丽的阵营是因为有黑魔法师对这次宴会虎视眈眈,如果只是库拉还好,一旦有不知名的新角色出现,那么一切都会显得很被动。



摩乐乐感觉他现在特别被动——就在他在盯着一个角落发呆出神之时,那位丽人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高跟鞋撞击瓷砖的声音把摩乐乐的神儿拉了回来,他看到面前的人连忙后退几步,在别人看来就像是没见过漂亮女人的小年轻,可谁能知道小家伙内心丰富得很,他刚才迅速在脑海里演习了一遍从桌子底下跑走的路线。



“乐乐?”



“?!”他搞什么?什么时候叫的昵称?不对,这分明是男声啊?压下来显得有些沙哑,鼻音也没变。“RK,你不用变声器?”边说还一边夸张地挤眉弄眼。



RK看着他,任他边控制自己的情绪边张牙舞爪。“因为”他说。“在你面前不需要。”


“可是有很多人在看你诶。”


“说明我的伪装相当成功。”他毫不谦虚着自夸。“怎么样,这次造型相当完美吧?”



“……”摩乐乐无话可说,RK这一靠近,他愣是控制不住自己往他身上看,近距离上他的面容更加清晰,摩乐乐发现RK认认真真地画了妆,渐变的颜色在他眼眶上还带着点点亮光,酒红色的瞳孔格外吸引人,嘴唇的颜色涂得恰到好处……摩乐乐不会形容,他说不上来。如果面前不是RK而是一位真实存在的女性,说不定他真会在这位女性面前脸红心跳无地自容。




……虽然在RK面前他也没好到哪儿去。



见小家伙不说话,眼神还飘忽不定。RK抓了杯红酒递到他面前,友好式的笑了笑,摩乐乐接过酒杯,就看清酒杯边缘的玻璃上写着【去公主房间。】



他有些惊讶地抬头,望着坐在上方,身着华丽,微笑着的么么公主。



公主一偏头就看见了她的伙伴,她眨巴眨巴眼睛,示意。



摩乐乐与RK交换了个眼神,彼此就像刚认识不久关系甚浅一般,毫不犹豫地擦肩而过各走各路。




“宴席上那位吃相难看的白发贵妇,就是库拉。”



摩乐乐腿一软,差点没跪到公主床上去。什么情况啊?你们现在伪装都偏好女装吗?


“不会吧……”



“瑞琪目前,尚且不方便出现。现场有至少五位黑魔法师。”RK把公主提供的宴会名单提出来。“看这架势,估计这群老头子是要闹一件大事。就算是我和瑞琪,也没办法保证全身而退。”



“那现在该怎么办?”



“没关系,现在有你。”他摊开幅地图,侧过脸看着摩乐乐。“小超人,你永远都是个不确定因素,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样。”他的声音好听,谈论正事的时候声线温柔清晰,略有磁性,微微低沉。明明没什么起伏变化,摩乐乐还是听着耳热。




“先对库拉,因为他最熟悉你。”他看见RK眼里的势在必得。“而且我在他身上,也有些东西要取。”



事情交代好,摩乐乐正要出门,听见RK冷不丁来了一句。



“喜欢蓝色还是红色?”


“蓝色,怎么了?”



回望走廊,对方早就不见踪影。



库拉在他们面前最不构成威胁,除了有时候弄出几个恶心的魔法之外唯一值得注意的便是骰子,五点爆炸的亏大家都吃过,自不必多说,摩乐乐还险些把命搭上去。瑞琪伪装成服务生找骰子,RK直面库拉,色老头对丽人没有丝毫抵抗力,瑞琪RK双方几乎没有言语交流配合却天衣无缝,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如果菩提在现场看着也会连连咋舌,感慨自己当年的好眼力,看出了庄园里最有潜力的两位年轻人。



RK提着昏迷的库拉绑到地下室,瑞琪刚好束着骰子走进来。




彼此相看无言,却都挂着笑脸。以前就明了倘若他们终有一天也能目的相同真诚相待,想必也能成为良友。




“乐乐在楼上?”瑞琪换下服务生的衣服准备作为姗姗来迟的骑士团长登场。他自明了RK和摩乐乐的私交,就算他不参与也能猜出个大概。



“现在应该在破坏黑魔法阵。”RK拍着库拉身上那套厚重的礼服,快速顺走了件东西。小动作没逃得过骑士团团长的眼睛,在他明显带着鄙夷的眼神下RK举起双手认栽。



“别这样看着,团长大人。”RK叹了口气。“我又没做什么坏事。”



“你拿那东西做什么?”



“有事。”他没发觉自己在笑。“一个承诺。”




摩乐乐用特制的刷子磨着地板上的黑魔法阵,直到整个图像彻底变得模糊才肯罢休。少年原本棕色的短发已经变成全金,瞳孔也泛着金橙色。沾着汗水和灰尘,小家伙的西装早就被他自己东蹭西蹭脏得不行。普通人和骑士都没办法私自进入贵宾房间,门口还有专人看守。摩乐乐稍微动用了下力量直接飞进房间里一个一个破坏魔法阵。



【月圆之时魔法师的魔力最强,在那之前还有时间。】




摩乐乐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站起身来拍拍自己蹲麻了的腿。接着整栋城堡开始剧烈震动,天花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崩塌。摩乐乐暗想不好,这群黑魔法师估计是等不下去,准备在月圆之前就发动魔法占领城堡。



他对着窗口翻身而下,顺着爬山虎闯进宴会现场。他刚走进来,意料之中被慌乱的人群差点撞出去,他现在顾不得这么多,必须首先回到公主身边。没想到他刚从人群里出来,就被整个提起领子甩出去,风急剧地在他耳旁呼啸,整个身体撞到石柱上面,几乎要嵌进去的力度,巨大的冲力差点把他全身的骨头撞得粉碎,一睁眼全是白光,他咬着牙站起来,强忍着剧痛。



“挺不错啊小朋友。”甩他的人是一位看起来彬彬有礼的绅士。只是此时这位绅士的身体上燃烧着黑色的火焰。“破坏魔法阵?你挺大胆啊。”



以他为中心,摩乐乐还感觉到有四双眼睛,每一双里都燃烧着黑色烈焰,直勾勾地盯着他。



“对啊,你们又没什么好怕的。”小家伙昂起下巴甩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拉仔趴在他肩头上做鬼脸,他张狂得就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就算浑身痛的都要散架了面对五个黑魔法师也没有丝毫畏惧。



红色的披风随着滚滚热浪扬起,超人半侧身,眼睛亮得像燃烧着一簇星火,他握紧手中的锤,向前挥去。



皇家骑士团从楼顶而降,战斗一触即发。




“乐乐?乐乐?你快醒醒……”少女清丽的声音闯进了摩乐乐的意识。



“嗯公主……公主?!”他整个人都弹了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眼角还有些泛红。“你怎么样,你没受伤吧?那些魔法师呢?”



“我没事我没事,这次你们做得不错,城堡居然没塌,嘿嘿,我明明都做好搬家的准备了的。”么么开心的笑着,语气里满是自豪和欢欣。



这一次的宴会无疑是一场赌局,明里暗里让早就窥伺摩尔庄园已久的黑魔法师进入宴会,最后被一团全灭一个不留,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庄园长久的和平。摩乐乐听着一愣一愣的,他该说什么,毕竟这一次的冒险是么么的建议,瑞琪团长和RK都毫不犹豫站在么么这边跟着她任性,虽然也不全算任性,毕竟他们最后赢了这场赌局。如果未来么么成为君主……小家伙有点不敢想。



他站起身来想去找RK,城堡虽然没塌但是也摇摇欲坠,修复的工程量肯定相当大,摩乐乐看着,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熟悉的身影坐在天台的栏杆上看着什么,RK换回了他的标配装扮,一身深蓝偏黑生怕别人不觉得他可疑。摩乐乐加快了步伐向前走,突然就听见了咒语的吟唱声,紫色的电光火球迅速向RK冲过来,摩乐乐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向前扑,RK也愣了,蝴蝶眼镜下看不出什么表情,两个人就这么从栏杆旁边翻了下去。



“拉仔!!!!拉仔!!!蹦床啊啊啊啊啊啊!!”摩乐乐惊恐得一个劲的鬼叫,完全不管自己叫的什么。



“bibo——!”主人害怕宠物也愣神,想都没想就变了个红绿交错的蹦床。



RK感受到后背巨大的的弹力,他认命似的叹口气,抱紧了怀里的小家伙,两个人从楼顶摔下,又接着个蹦床,然后摔进了湖里溅起了高耸漂亮的水花。



这湖RK和摩乐乐都很熟悉,旁边就是爬山虎小屋,当初RK利用米克雪莉的信把摩乐乐骗到这里来,两个人还起了不小的争斗,都被对方逼到了掉进湖里的边缘,那一次就摩乐乐一个摔到了湖里狼狈不堪,还昏迷不醒。



现在他们全部入湖,情型相同,情感却早已不同。



先冒出头的是摩乐乐,少年用手挡着嘴巴鼓着腮帮子满脸通红,乍一看像只煮熟的虾,接着RK也冒出头来,青年平日里张狂不羁的头发全部搭拉下来,刘海沾着水垂在眼前,蝴蝶眼镜早就不知道撞到哪里去了,现在摩乐乐不得不直面那对他来说是漩涡的眼睛。


一旦跌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还是他心甘情愿的出不来。


“……不就是在水里亲了一口么。”RK的眼神也有点飘忽,说着也有点没底,因为方才喉咙里灌进了湖水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比起先前女装时的性感摩乐乐听着又是另一番滋味。



“RK……”小家伙紧张得声音都在颤。“不会吧,我是男的诶…”



“我也是。”RK眯着眼睛说。“可是是你说的,‘如果你女装,我就会娶你’。”



不会吧他当真了。“可是那是、”


“你不是说着玩的。”RK凑近他,对着他笑了笑,本来他们隔着一层淡淡的雾,现在RK主动跨过这道微不足道的屏障。“我很清楚,如果不喜欢的话,乐乐,你可以躲开。”他又亲了上去,只是吻着摩乐乐挡住自己嘴巴的手。




“……如果我有一枚指环,你会戴上它吗?”




RK不紧不慢地说着,一字一句进到摩乐乐耳朵里,像羽毛扫过他的心弦。RK伸出手把摩乐乐挡住自己嘴巴的手放下来,一边把手中的物什套入了少年的手指上,幽微的蓝色在黑夜中安静地散发光芒,一边对准少年的嘴唇亲上去。哪想到少年一个不甘心,对着RK就撞,两个人又跌到了水里面,胡闹来胡闹去,RK算是亲了个够,摩乐乐也没打算挣脱开。




等两个幼稚鬼折腾够了,才发现夜晚浸在湖水里是个天大的错误,上岸时两个人都冷得不行,摩乐乐一个劲的打喷嚏,RK也发抖。两个人都在思考怎么回去,厚实的布料就扑面而来,罩住了他们的身子。




“下次别在湖里闹那么久。”瑞琪无奈的看着他们,他也是奉命而来,没想到就这么目睹了全程,心理素质高如瑞琪也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现在眼睁睁看着原来的死敌把恩师的爱徒拐走。



“谢谢瑞琪团长!”



“遵命,团长大人。”



瑞琪看到RK手指上戴着泛着红光的指环,再望着乐乐手指上同一款式,心情十分复杂。



“RK,你有什么想喝的没?”摩乐乐笑嘻嘻的凑上去。



“热饮吧,现在很冷。”


“可是我觉得不怎么冷,我还想喝西瓜汁。”



“回头让鲁比给你榨。”他坏笑“加热的西瓜汁。”


END.


居然写完了……升天……


5000多字…已经朝着爆肝的大道上一去不复返了。


什么时候也能像喜欢的太太那样做到高产高质就好了。

评论

热度(50)

  1. 怪卡毓焰易燃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