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匿名者 9

叔佐太苏了,但是更闷骚了hh

木叶警署值班处:

第九棒:甜橙奶油❤夹心


鸣人是在一阵熟悉的灼热中醒来的。


咳,不是那种灼热,是物理上的灼热,因为任凭是谁被一个豪火球擦着眼皮撩过去恐怕都会感到灼热难当的。
咦?等等!豪火球?!鸣人一骨碌爬起来,果不其然看到一抹熟悉的骚紫色闪过去——是他熟悉的那个佐助和他的小型高达须佐!


「难道我回到正常的世界了?!」 觉得又能和佐助做“朋友”了的鸣人瞬间欣喜若狂,也不顾之前在异世界穿梭所受的种种皮肉之苦,摇摇摆摆的一爬起来就追了出去,然而立刻好死不死一出山洞就被第二个豪火球之术打了个满面桃花开。
说真的,这个年头会豪火球术的人都快要比白绝还多了……本身就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而变的有点脱水的鸣人昏过去前如此想到。


滴答、滴答、有什么清凉的东西在悄然低落在他脸上。
是……是水?不……好像是……某个人的泪。
伴随着清凉的触感,无数个世界就像是个荒诞的梦境不断的穿梭过他的大脑,扭断他胳膊的佐助、穿着黑羽织的佐助、二十年后的佐助、闻起来像是一场暴风雪的佐助、化成孤狼的佐助……
他似乎明白了各个世界中穿梭的终结原因,也就是说只要和这些佐助上床并被中出,这个世界就会随之消失!
恍然间鸣人发现在他脸上滴落的不是水也不是泪,而是一滴滴乳白色的……卧槽!!


漩涡鸣人突然睁开眼,迎面看到了正在往他头上敷湿巾的佐助,他立刻一把抓住佐助的手腕:「佐助!有话好好说,并不是什么都可以靠捅我屁股解决的!」
佐助动作一僵,他深深的瞥了鸣人一眼后甩掉了他的手,鸣人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也顿时懵了,仔细想想这些世界的事情现在的佐助也不知道,刚才的发言实在是太不伦不类。
正当鸣人绞尽脑汁思考如何把这份尴尬化解时,一声好听而熟悉的咳嗽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这么关键的时刻怎么还有第三者啊?鸣人有些不爽往后一看,不看还好,一看差点吓得他尾巴都飙出来,身后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在第三个世界那个见过的叔叔佐助!
「卧槽怎么是你!!」鸣人吓的立刻抓紧了裤腰。
叔佐眉毛挑了一下,凭借鸣人多年钻研的《佐助面部表情全解析》他这个表情应该是「你说什么胡话」的意思,这一点让鸣人稍微安心了一些,看来这些世界彼此之间有自己的设定,并不会相通。
啊……不过之前的世界太刺激,他都没来得及在小河边上仔细看看二十年后的佐助,这个世界里可能是因为有17岁的佐助作陪的原因,鸣人总有种回到了现实世界的奇妙感,因此安心了很多。他记吃不记打的直勾勾的看着叔佐的俊脸,最后还伸手捏起叔佐的下巴左右旋转,嘟囔着「啊你的眼睛这是怎么了」「佐助很帅啊不要把脸遮起来嘚吧呦」「不过你这个发型看起来脾气好多了啊」,他慢慢的凑上去打算看个究竟,然而这一想法还在实施的过程中,一把锃亮反着寒光的草薙精准的刺过来,稳稳的停在了都快碰到叔佐脸颊的鸣人的嘴唇前面。


「太近了。」和草薙一样散发着寒气的是17岁的佐助。
「……和你没关系吧。」叔佐斜睨了17岁的自己一眼。
说的好!鸣人在心中握拳表示赞同,顺便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之前的命令我还说的不够清楚吗——离他远点。」
「我不记得有谁可以命令我。」
「哦?」年少的佐助眉头压低下眼睑一皱,弯成一个鸣人最熟悉的日天日地不怕事儿大准备开打的弧线,左手更是劈劈啪啪的传来细小的电流声,17岁的准村长立刻感到一阵胃痛……不、也许是肺痛,一个佐助要闹他还觉得自己凭借一颗真心小有胜算,两个佐助一起闹就怕是六道仙人的棺材板板都要被掀飞,他连忙跨步插进两个佐助中间侧着身子两边摆手,活像进了肉食动物笼子的可怜饲养员。


「大家冷静一下!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好好说的,不要使用豪火球,不要使用千鸟,山洞这么小更不要开须佐」漩涡鸣人眼睛从叔佐摆到17岁的佐助,再摆回去,他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让自己毕生后悔的话。



「只要你俩别打架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吧哟!」












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大家都不想的。




好吧,最起码鸣人是不想的。


后文请点击我









评论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