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匿名者 3

木叶警署值班处:

第三棒:漩涡的跳蛋


鸣人在一片瀑布的轰鸣声中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他努力挪了挪身子,一阵疲惫感细细密密地从四肢传了上来。
他又想起来了,他没能把佐助带回去,佐助还是带着咒印,去了大蛇丸那里。
因为终结之谷身受重伤的身体好转后,他所有的时间都呆在这里,修炼,发呆,看云,想佐助。
鸣人眨了眨眼睛,慢腾腾地抬起了手在半空虚抓了一下,又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元气十足地大喊了一声:“今天也要继续修炼得吧哟!!”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一身黑,斗篷遮住了全身大半的部分,静悄悄地站在终结之谷的水潭中央,像谭底生长出的一株笔直古木一般格格不入,却又像水面上的一片落叶一般悄无声息。
鸣人不敢乱动,虽然男人没有放出一丝一毫的杀意,但是鸣人本能地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危险——只要男人愿意,可以随时随地掐断他的脖子。
“你是谁!!”两人对峙了一段时间,鸣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警惕地问了一句,还不忘拿着苦无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男人仿佛是从什么久远的回忆中艰难地回过了神来,像是第一次见到鸣人一样,眼底的情绪不易觉察地翻滚了几下,终于漾成了一种无边的温柔:“好久不见,鸣人。”
鸣人从来没有被这样的眼神望过。男人的眼神中蕴藏了一整个宇宙,仿佛只要鸣人想要,他就会把星河中全部的温柔全部呈现给他。
鸣人放松了一点战斗的姿态,面前的这个男人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声音也很像一个人,但是气质实在是太大相径庭,脑中的想法也太过不切实际,鸣人摇了摇头,准备把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扔出去——
男人在半秒内移动到了鸣人面前,鸣人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脑子里能想起的所有的防范动作都在这个距离里无效了,只剩下无边的后悔:不该放松警惕的!!
他还没有把佐助带回木叶,还没有成为火影,还没有——
他被男人抱住了。
男人像是抱住了什么宝物一样把鸣人整个圈住,体温不高,却异常温暖。
“佐助……?”
鸣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叫,但是直觉快于反应先一步脱口而出。
男人动作僵硬了一下,鸣人趁机挣脱开并抓住了男人的手臂,一股惯性使男人跌坐在了石子滩上,鸣人则跪坐在那人怀里,凑近了一脸探究却认真地问道:“叔叔你是佐助!对吧!!”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眉眼间尽是笑意,额头抵住鸣人的,伸手摸了摸鸣人看起来扎手却十分柔软的头发:“原来你这个时候,头发这么长。”
成年后的佐助声音又低又磁,鸣人被温柔烫红了脸却还是梗着脖子大声问:“佐助!这是长大后的你吧!!”
佐助不说话,稍稍抬头,亲吻了鸣人的护额。
“你现在好吗!”
往下是眼睛。
“我们还是朋友吗!”
接着是鼻尖。
“你现在……幸福吗?”
佐助停下了动作,仿佛在认真思索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被人无视的感觉非常不好,鸣人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忍不住气鼓鼓大声喊:“你再不说话我也要亲你了噢!!!!”
12岁的少年耐心有限,几秒后鸣人就抓着佐助的手亲了上去。
嘴唇被堵住的时候佐助眼睛稍稍睁大了一些,随即好整以暇地看着少年趴在自己怀里毫无经验地又亲又啃。等鸣人亲累了,退开了一点点,瘪着嘴很不服的样子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佐助按住鸣人想退开的头,轻轻地贴上鸣人的嘴唇说:“我没有朋友,我只有你。”


后文请点击我

评论

热度(322)

  1. 怪卡木叶警署值班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