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间之楔

苏静山:

周五晚上又看了间之楔,92版。还记得当年看间之楔。只敢看文字,不敢看动漫,就是因为传说中的十八禁,现在终于十八了,还是在十八的尾巴上,于是也终于看了间之楔。


老版的不知比新版好多少。iason和riki都是当年看小说想象不出来的艳美。吉原理惠子写,他显露出一种平日里少见的诱惑与艳美,终于感受到了。


港漫画风有什么不好?日漫画风越来越浮夸,有时候都让人看不下去,只觉得毫无真实感。反倒是九十年代的日漫画风亲切真诚的教人入迷。


攻壳机动队,草雉素子姐姐,间之楔,riki和guy。


但是iason是最让人移不开眼的。


我常想九十年代的日本原画师为什么能够成为传奇,不仅仅是能够将史诗般的宏大场面描绘得纤毛立显,真实得令人动容,而是在细微处的感情变化,都能百倍的放大且跃然纸上啊。


riki失落的眼神,垂下的头颅,riki绝望的微笑,最后解脱时the last deep kiss。脚本固然重要,画师的神来一笔也同样令人敬佩。


有人说间之楔是赛朋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确,设定有些让人忍不住吐槽,不过九十年代恰是赛朋兴起的黄金年代,对于作家总是要有一定程度上的原谅。因此吉原理惠子最不落俗套的还是这篇小说的名字。


间之楔。


固然不能相爱,却密不可分。


最高阶级和最低阶级的叛逆的感情。


想想其实很无趣,这种题材不知写了有多少年。中国古代的才子佳人,不都是佳人抛却一切与贫穷才子私奔么?王宝钏与薛平贵,所谓一段佳话,不过是无聊着的意淫。就像史老太君的打趣,大家闺秀,怎么会抛弃一切不顾世俗眼光和穷小子在一起呢?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美丽故事,才是真正的阴谋与爱情,如此这般,巴尔扎克笔下攀龙附凤的男女主角们真的要见笑了。


不愧是,人间喜剧。


到近代似乎好一些,沈从文和张允和还能让人感到些许的温馨,再到现代,物欲横流,门第之见似乎荡然无存,实际上却是愈演愈烈。此时的佳人们,就算是没有了封建礼教的束缚,恐怕也很少能甘心委身下嫁,做一辈子下堂妇了吧。


由此可见,世界,你们还是赢了,所以我们只剩下朋克。


在赛博朋克的世界里,叛逆才是正道。巴特不懂素子姐姐的怀疑,就像guy不懂riki的选择。


草雉素子说,孩童时的我所见不过孩童的世界。


riki对guy说,你什么都不懂,名为iason的毒已经渗入我的五脏六腑。


还记得原文写到,riki被iason关在冷冰冰的屋子里,见到的只有他,听到的只有他,尝到的只有他,呼吸到的,也只有他。


他想,他在慢慢地被一种名为iason的毒侵蚀。


我想那一定是体无完肤。


世说新语里,我最钦佩的谢道韫回家省亲,曾说,世间之大,竟有王郎。


因为前文是所谓的“大薄凝之”,我一直还为她扼腕叹息,以为春心空付,后来读一篇文章悼怀谢道韫才知道,那句所谓的抱怨,其实也不过是变相的娇嗔。


傲娇的女人啊。


那么其实riki也是这样吧。


他身负重伤,还是决定抱着昏迷的guy离开火场,把为救他受伤无法行动的iason抛弃在身后,然后孤身回返,与iason一同死在剧烈的爆炸之中。


束缚终于沦为羁绊。


再说什么值不值得已经没有意义了。guy总会被嫉妒扭曲得发疯,iason总会因深情丧失性命,至于riki,他就像是瑾琨花,盛放的时候就注定要燃烧。


一开始是激情,后来只剩下生命。


其实故事本不是那么美,只怪音乐太悲伤,只怪人物太唯美,只怪夜晚太寂静世界太冰冷,而他们对视的眼神又太过炽热而深情。


最后一首悸动。


 


就酱。


(为什么网易云音乐没有悸动这首曲子……)


 

评论

热度(35)

  1. 怪卡苏静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