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卡

筑巢【ooc

戈水:

 *这是一个没有肉的ABO【×
 *日本很有趣的Omega筑巢设定ww
 *ABO有二设。


 安岩最近很烦恼。
 事实上应该是自从他和神荼去找了一趟T.H.A的医生之后,他就陷入了沉思。
 
 其实原因说起来很简单,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神荼会变成这样。
 神荼是Alpha,从小到大身边熟的没几个,没谈过恋爱也没人教他生理常识。他的师傅一生放荡不羁除了打架专用技巧其他啥也没教,放养放得心安理得。
 安岩虽说是个Omega,可是小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大一点性别分化以后自己也没有一点Omega的自觉,到了发情期前抑制剂打一针,该干嘛干嘛去。

 所以两人决定一起生活后,首先就去找医生深度了解一下发情期。
 那个医生除了面色铁青外还是详细讲述了发情期结合的注意事项。其中着重讲述了Omega在发情期前几天特有的筑巢现象。
 安岩只知道Omega在发情期会格外没有安全感极其依赖Alpha,万万没有想到,Omega竟然会在发情期前有拿沾满Alpha气息的东西筑巢!!这是不是有点破廉耻了?
 医生的话还在耳边循环播放:“所以身为Alpha要多准备写东西啊,正常来说都是衣物啊衣物,还有什么平时和你日常接触最多的东西。一定要够以前就有一个Omega材料不够顺着气息从垃圾桶翻到套套,虽说没啥安全隐患但是这场面啊…怎一个尴尬了得…啧啧啧啧”回想起这个医生不禁陷入了感叹,仿佛又回到那一场景里。

 回来的路上的安岩红着一张脸,坐在副驾驶座上安安静静乖乖巧巧,搞得神荼都有点不太习惯。
 神荼回到家第一件事就大概自家衣柜。衣柜里整整齐齐挂着一大排皮衣,同一色系同一款式,什么裤子外套大衣都是那种打斗专用内有杀气的东西--总之,都是一些外出搞事情的必备良器,不适合筑巢。
 安岩坐在床边尴尬的说:“……我觉得也许床单就够了?”
 神荼冷着脸瞟了一眼安岩,从神态到眼神浑身上下都向安岩表达一个意思【不!】

 接下来的几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安岩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现实告诉他到底是有多天真。

 
 因为发情期日子日益逼近,安岩已经能不出去就不出去,毕竟万一在公共场合发情不就大写的糟糕。
 然后,他收到了一个大包裹。
 安岩确信自己没有买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是收件人那里确实明明白白是他的名字。安岩心想,难不成是神荼买的?
 神荼冷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明晃晃的浮现在安岩眼前。

 ……应该不是吧,怎么都觉得神荼不是网购的人啊!!

 事实证明,人活着世界就不断地给予惊喜。

 那玩意儿真特么是神荼买的。安岩用颤抖的手捏着自己衣服边角,指着那一箱质地柔软,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新衣服,颤巍巍地开口:“……有…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啊!!”
 神荼大大面无表情地瞟了眼仿佛要抽死过去的安岩,表情里眼睛里心里都透露着这样的意思“我有钱我就这么宠媳妇怎么滴!”

 安岩长叹息以掩涕兮,我特么我的心里怎么就这么狠呢!!

 时间一天天过去,也许是自分化期以来第一次没在发情期注射抑制剂,安岩的发情期还是没有来。
 一切正常的不得了。
 神荼也就没那么瞎紧张了,但还是克制了安岩的长期任务。避免发生意外。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神荼刚结束了一个任务回家,由于这个任务实在是太简单了,神荼啥都没带一生浩然正气酷炫的气场就把对面的人吓得哭出声。他到家就发现安岩不见了,整个房间里弥散着一种甜腻的味道。
 这特么要完。
 神荼叫着安岩的名字,里里外外把房间都走了个遍都没看到安岩的影子,这不仅让他有点心慌。
 总不会发情期都到了还出去吧?
 神荼眼神一瞥,有点疑惑地皱了皱眉。他们整理出来要去捐的衣服堆…有这么大吗?
 神荼走进这堆衣服,轻轻掀起一件衣服的一角,浓密的桂花香扑面而来。
 安岩感受到光线照进他的安全屋浑身一抖,缓缓抬起头看向洞口。神荼倒吸一口凉气,这时的安岩神情迷蒙,平日清亮的猫儿眼雾气弥漫,脱了眼镜的眼睛为了看清来人微微眯起,可以说神荼霎时间被狠狠的诱惑了一把。
 “神荼…”安岩用绵软的声音唤着:“……有…有点难受…”
 神荼把那堆衣服掀出了一个更大的口子,里头的情景更是让神荼差点没扑上去。
 安岩抱着神荼惊蛰--今天的任务不适合这种有着高度辨识特的武器,不然就是妥妥被认出来的节奏。所以它沾染上神荼的气味也是最多的。--总之,安岩抱着神荼的惊蛰,用它尾端圆润的部分轻轻摩擦自己的身体。

 “神…神荼?”安岩明显是憋久了一点意识都没有了“…你…帮帮我啊…”难受的直哼哼。
 神荼湖蓝的眼眸瞬间低沉,他盯着安岩的眼神好像盯着一直猎物。他单手解开自己的衣服

 “安岩……我要开始了?”


end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的脑洞!!完全没啥内容的东西…找到那就写到哪的浪hhhh无所谓了你们看看开心就好啦!! ] 

评论

热度(110)

  1. 怪卡戈水 转载了此文字